新闻线索: 8218666

广告合作: 8218607

网站首页 > 副刊 > 正文

童年“滑”过的大象滑梯

2020-03-16 21:59:53来源:自贡网分享到

□ 邓 杰

不知是人老了,还是时光变快了。

中午,吃过饭,我和几个同事到自贡彩灯公园散步。好几次经过那个大象滑梯,我们都不好意思走近。可能觉得,都是成年人了,那是小孩子玩的,不太适合我们。这天,阳光明媚,人也很少。我们几个“壮着胆子”走过去,摸着“大象”那长鼻梭梭板儿,我的心扑腾一惊,个中滋味涌上心头。

记得小时候,每次到彩灯公园玩耍,大象滑梯是必坐的,且不止滑一遍。直到父母硬拽着我离开,我都不松手。这也可见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孩子,没什么可玩的东西。我从呱呱落地,弹指一挥间,35年的人生岁月一闪而过。

记得那天,窗外下着雨,淅淅沥沥,我和朋友去檀木林街一家叫“听雨轩”的茶楼坐坐。我们还开玩笑,说老板是个文化人。宋代蒋捷不是有一首词《虞美人·听雨》吗?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”大约,那天那时,我们的心境就那样吧。确实,时间不仅能侵蚀山川河流,还会“侵蚀”我们的容颜。没有不老的容颜!少年时的无知、懵懂、无忧无虑,甚至有人迷失于城市闪烁的霓虹灯下,迷失在灯红酒绿之中;壮年时,为了理想或生计客居他乡;两鬓成霜时,顿悟人生。笑也罢,哭也罢,都是人生。

摸着熟悉的大象滑梯,我想起木心先生的《童年随之而去》中,先生恋恋不忘的“那个碗”;想起鲁迅先生《故乡》,迅哥儿和闰土去捕鸟,想起《社戏》,和双喜等几个少年一起钓虾,煮罗汉豆吃……或许,滑梯也罢,瓷碗也罢,那些童年有趣的人、有趣的事儿都会随风远去,都是人生的一段留恋,牵绊着一段故事和过往。这段时间,朋友圈弥漫着一股“怀旧之风”,朋友、同学聚会,说得最多的词就是“那时”,谈得最多得往事就是“读书时”“她喜欢他”“同桌的她或他”……或许,印证了那句话,过去的总是美好的。

临走时,我实在忍不住了,就从“大象”后面的梯子爬上去想再滑一次,呵,我们都长大了,居然,只有侧着身子才能爬到顶部了。几个同事打心底里也是很想上去试一试,看着我爬上去飞快地滑下来。于是,他们也跟着爬上去,虽然步履有些蹒跚,但从滑梯滑下的那一刻,我们兴奋、欢呼,像极了几个无忧无虑的孩子。这就是童真啊!从读书到迈入社会参加工作,摸爬滚打,经历了人生起起伏伏,风风雨雨,很多人都磨平了“棱角”,增添了沧桑感。

这几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歌曲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《当你老了》……只想道一句: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
怀旧,不是因为那个时代多么好,而是那个时代,我们年轻!